欢迎来到巴西娱乐_巴西娱乐官网!
导航

当前位置:主页 > 关于我们 >

头脑风暴:有效联动打造供应链高效链条

文章来源:巴西娱乐_巴西娱乐官网 更新时间:2018-01-10


     
      头脑风暴:有效联动 打造供应链高效链条
     1、如何建立稳定、良好的化工物流供应链关系
     2、如何高效,安全的实现物流供应链的利润最大化
     3、从化工产业变革看国际化工物流的发展
     嘉宾主持:何 源 嘉里会成物流有限公司副总裁
     互动嘉宾:赵宏斌 扬子石化-巴斯夫有限责任公司物流总监
      高裕峰 大中华区经理
      李勇亮 上港集团物流有限公司安全监督部总经理
      刘长其 普莱克斯投资有限公司亚洲配送和客户服务总监
      何源:
      首先感谢各位,下面请论坛的嘉宾上台。第一个话题研讨就叫做如何建立一个稳定良好的化工物流供应链关系,这个话题我拿到的时候想到了一句时下比较流行的诗,生活不只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但是好像回到日常工作之中又有甲方和乙方,不仅仅有诗和远方还有甲方和乙方,下面这个话题我就从甲方和乙方开始探讨,先从赵总说一下这个话题。
      赵宏斌:
      我是扬子石化巴斯夫有限公司的赵宏斌,平常工作中很少用到甲方和乙方,因为我觉得我们跟服务供应商之间更多的是合作伙伴的关系,我想作为一个物流的服务商,我们是化学品制造商,首先我觉得最关键的是要了解化学品上面的需求是在哪里,我在巴斯夫工作了很多年,从21世纪初那个时候我们最多关注是成本,原来是分散的采购,开始引进竞争者想尽各种办法来坎价。但是天津812之后,整个全中国包括国际上对物流安全,尤其危险化学品的安全更加关注,现在作为化学品制造商我们产品交给仓储、运输企业,我们关注点已经转到安全上,这不仅仅是一个交通运输的安全,其实也关系到生产企业和我们的客户一个工业安全的问题,因为任何一个车辆如果不合规不合法,到了我们装置上去装卸车就可能造成火灾爆炸、泄露事故,这不仅仅是交通运输事故,是一个生产企业的工业安全事故,所以如何处理好这个关系应该从我们客户的需求着手,了解我们的需求在哪里。
      何源:
      谢谢赵总的分享,赵总从事行业多年,更多抛开甲方乙方的概念,谈大协同的概念,再把这个话题给甲方的刘总,请他分享他对这个话题的看法。
      刘长其:
      我现在在甲方但是曾经在乙方工作过,十几年前在国际公司工作,也为化学品公司提供服务,当然后来做的实在太累了就转到甲方做安全,但是又有一些问题,很多时候里面还是有不懂的地方,或者真正实践或者预期还是有差距的,可能一开始招投标想的很好,他们这样的PPT也做的很好,但是实际上真的做的时候,可能又失去一些监控,失去一些理智,所以这时候想再换一个单位,我又换到另外一个甲方,但是换到另外一个甲方跟原先这个甲方不一样的地方是,我们所有运作是自己来运作,比方所有车辆是我们自己的,比方说给自己内部提供这样的服务。但是随着时间的迁移,自己来做,规模可能扩大了这不是我们希望看到的,加上现在国家法律法规这一块,也是越来越严厉,让我们觉得把这些东西交给专业的物流公司做更稳妥一些,让我们更集中在管理第三方,第二集中在制造这一块,所以现在我们在经历一个阶段,怎么样把原先我们完全是自己做的一步步再转到第三方做,这其实也是一个痛苦的过程,所以我完成同意赵总讲的,我们希望找到这样的伙伴或者是什么,我们不是把它只是用一个硬性红规定,而是希望达到共鸣,因为化学品有几个特性,第一是危险货物,第二也是在国家规定的安全运输,不管怎么样在路上是风险很大的。第三个不单单是运输,还涉及到操作的问题,比如我们现在这样的货物要频繁涉及到装货、卸货在各个地方操作,任何的操作都是危险的泄露,所以这个角度来讲我们是希望找到这样的伙伴,他能够有一个比较好的体系。但是我们现在也看到,即使发展到今天,这块可能还是有一点差距,所以我们现在是希望从一个战略伙伴的角度来发现潜在的物流供应商,他们能够和我们一起来快速的弥补差距,使得能够达成我们原先在运输安全这一块所达到的水平。
      何源:
      刘总的角色现在应该是甲方和乙方,又是乙方和甲方,所以他的角色还有一定的区别,因为他们自营管理很大的车队,下面谈到这个话题会进入真正乙方的团队,问一下李总,化工运作如果没有安全问题的时候我们可以谈规范和效率,如果安全问题出来的时候别的问题不用谈,就谈安全,对这个话题进行一下阐述。
      李勇亮:
      刚才两位老总谈了甲方、乙方,主持人也抛出这个话题,这个话题对甲方可能比较容易去理解或者是实施,但是乙方来说很难,我是既做过甲方又做过乙方,这里面的辛酸苦辣很长,作为我们港口物流来说,作为上港物流来说化工领域里面我们还是很谨慎的,在座的都是化工行业的大佬以及一些物流行业的精英,这点你们体会比我更深。但是从我们这个行业站在乙方的感受,确实有好多难以表达的心情,听起来比较重,因为当我们在实施过程中间给我们首要的要求就是安全,因为是化工品所以它的要求很高。但是真正实施过程中间,可能按要求做的话,我作为乙方企业可能比较难以承受,这是我站在乙方的角度我的感受,因为当我们在招投标的时候一些要求在评标过程中间到最终中标以后的实施过程可能会产生差别,这就是乙方无法去找到好的或者有效的解决方式。比如我,我们在车辆运输这个行业里面,包括危化品行业,从2001年开始,当时我们为了安全高效去实现这么一个目标,我们所有的车辆配置的时候可能2001年的货运车辆全部配置,但是实际上看它的差异还是很大,更何况今天整个汽车物流这么一个运输行业它的参差不齐,作为一个国有企业来说,我们必须严格按照国家表针。这么做造成我现在的成本很多企业不接受,这就是乙方的状态,这样的状态放在平台上,可能价格优势如果单从比安全这一块的话,我可以说我一定不愿意合约,这就是我站在我的角度,我们这种企业性质的角度谈谈乙方的感受。
      何源:
      我把这个话题接过来分解一下,李总作为国有企业管理人员,除了谈到和乙方之间的关系,更多是谈乙方的辛酸,等下这个话题会谈到效益这个问题,接下来我把这个话题转给高总,高总从他的另外一个乙方角度,非国有企业乙方角度对甲方和乙方的关系做他的个人理解的阐述。
      高裕峰:
      我来自于Rinchem物流,这个物流在中国大家可能不是很熟悉,在美国已经成立十几年,基本上一直以来是致力于芯片厂和高端的化学品和气体的运送还有仓储,所以美国、世界各国大部分是帮助因特尔和三星等等大的公司做他们的物流配送和仓储的处理。今天提到这个问题我觉得很好,就我家庭的背景来讲,我们家一直是化学公司的世家,所以我们在中国大陆开放早期的台湾,我们公司就进来这个地方跟大家一起打拼。这么多年,家族公司看到非常多的不同状况,像是之前的法规没有这么严谨的时候,在台湾也发生过火灾、爆炸的事件,所以今天这个主题说要怎么样发展稳定良好的供应链关系,最主要还是以安全为主,其他我有看到这个主题的时候,跟公司的同事一起聊了一下他们的不同看法,我们作为第三方的物流非常需要了解产业和客户的需求,非常重要的是沟通,跟李总讲的一样,我们招投标的时候只会讲到价格到最后我们取得了以后,为了要达到我们不会损失的状况之下,有时候一些公司他们可能需要放弃安全的品质,在我们公司如果发生任何一点点事故,可能这些客户不会再使用你了,而且不会是一个长久经营的方式。目前法规日新月异,自从上一次天津事故之后,我们也发现最近比较多的案子是针对南京要进来的状况,可以看到法规目前很难可以去理清到底什么样的状况可以更好得到解决的状况。最后一点是不断的创新,不断创新可以让我们在这个产业继续发展下去。
      何源:
      感谢高总的分享,高总的公司做的是化学品里面比较专业化的领域。我们进入到第二个话题,如何高效安全实现供应链利润最大化,这里有几个关键词,首先是安全大家谈了很多安全,那么除了安全之外,我们永远离不开高效,因为没有高效的话没有成本优势,没有成本优势企业很难盈利,没有盈利的企业如何去更好的生存和发展,其实对社会是有不公平的,我们进入这个话题的研讨,我依然把话题给赵总,从他的角度看如何实现供应链利润最大化。
      赵宏斌:
      利润最大化我还是说安全,今天早晨我们的会长说是要么0分要么是100分。我先离开安全之外怎么说利润最大化,今天还有很多化工行业的生态圈,这个生态圈巴斯夫可能是一个供应商,但是我们是客户也是服务供应商,这几个相关方必须达成一致才可以,要不然你说你的,我说我的是没有办法达成的,所以我想通过这样的一种平台,大家达成共识了,说什么才是我们化工行业最关键的东西,是短暂的效益还是长期的可持续的效益,好像今天早晨也有一位嘉宾谈到携手可持续发展,这是巴斯夫也好或者是巴斯夫跟其他的欧洲化学品公司做的,对供应商的一个携手供应商走知道发展的道路,之前巴斯夫也经历过1+2、1+3逐步把生态圈建立起来。今天还有很多同事谈到云平台,撇开物流,我们如果能够把数据整合起来,把我们的供应商数据、供应商需求、客户需求再加上物流服务供应商的数据需求加在一起,我们可以创造很多的配送方面的优化,资金成本的减少、库存的减少,从而减少物流成本、仓储费用的减少,这是可能我们未来新的一个发展方向,今天早晨王总经理也谈到这个问题,我先做这个引子。
      何源:
      感谢赵总分享,他谈更多是安全和基础上如何信息共享,用协同的方式化解成本压力越来越大,那刘总你的理解是什么?
      刘长其:
      我的理解最大化不是某一方的利润最大化,而是所有方面的共同利益最大化,我们不是压榨他,我们是在美国连续十几年被评为可持续发展指数每年在TOP10里面,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呢?一个是对社会这一块,比如社会公益的贡献,再一个是碳排放的贡献是其中一个,比如我们现在对社会的承诺每年我们要有1.5%的碳排放减少,这块既涉及到生产也涉及到运输,比如每运一吨货让碳排放减少1.5%,这块怎么做呢?对我们来讲无非要么是提升效率,比方说运一吨货能够跑的公里最少是好的,对我们来讲是有利的。但是对承运商而言肯定觉得不行,因为通常这样的报价模式是每公里成本是多少,这样它就不愿意了,它怎么可能有这样的积极性来积极的推行你的配送线路的优化项目,所以这其实就是一个矛盾。那怎么样来和承运商一起协同发展,在我们得意的时候他也可以得意,换句话我们要和他们一起做其他的优化工作,比如同样跑这些公里数,但是每次跑的吨位可能上升,同时做一些运营价格比如费率的调整,不一定是单一的功能费率,而可能是综合费率,对他而言他觉得这样也是有好处的,换句话说也愿意做这样的事情,让他达到利益的最大化。
      何源:
      还是感谢刘总的分享,从他的角度来讲还是谈的协同,包括在优化这个角度上讲的话是谈到与供应商或者是其他物流合作伙伴共同来优化的话题,谈到优化的话题,我们让李总和高总说一下,我们日常运作过程中通过哪些控制成本管理企业最大化?
      李勇亮:
      这个话题关于整个链上物流的利润最大化,如果实现利润最大化我赞同刚才赵总说的,不管任何情况首先是安全的确保,同时刚才李总也谈到,我们在讨论利润最大化的情况下是指企业,那我们是否还有个社会责任,刚才说的碳排放,我们也接触过一些企业,我们近期有一些EPR的配置,他有提到了一个问题车辆碳排放的概念,要求用我们现在说的效益,他作为一个标准提出来,所以这里面其实是两块,一个社会效益我认为也要考虑进去的,第二个是企业。企业的利润最大化各有不同,站在我的角度企业赚钱了就是利润最大化,因为我们没有一个标准,其实这里标准很难有尺度,因为每一个企业它的成果,最简单的是员工的奖金问题。第二个安全上,一定是按照国家的法律法规执行,同时为了确保安全还要附加别的东西或者别的事情,就像冷链怎么做,主动安全防御驾驶这些价值,法规也没有规定,但是我企业自身建立了。运行过程中间国家法规驾驶4小时不休息,但是我规定了4小时要休息,但是他如果不休息这又出现成本的概念。所以怎么利润最大化,我个人认为企业赚钱就是利润最大化,但是对甲方来说安全是一个准则,但是对乙方来说,安全也是准则,没有安全肯定没有利润,这是毫无疑问的。
      高裕峰:
      利润最大化这个话题Rinchem公司有一个指标,我可以在这里跟大家说一下,我们公司主要指标方式的衡量是SAPB,安全如果没有办法达到我们公司每一次只要有任何一个甚至小的状况发生,会把我们长期赚出的钱很多都吃掉,而且这个跟政府、客户、供应商有很多事情。Rinchem有一个很好的衡量标准,其中是加班的时数,我们发现这个在行业里面,危险会发生跟我们加班的时数有正向的比例,最重要的是刚刚我们每一个人加班超时的时候,开车的方面或是我们每日工作的方面都会造成影响。另外一个就是我们工时与危险发生的比例,我们公司在这个方面基本上都可以达到业界的标准之上,就是99.8差不多的比例。另外的A就是准确率,让员工做事情的时候,做每一天的时候有很好的效果,所以他们每一个人可以做的事情是可复制的,而且都是一样的历程标准,这个可以让我们在每一天从事事情的时候更有规律。第三个P是生产力的部分,我们常常会计算每一个员工他们生产力的比例,这一个员工他每一天可以开几趟车,或者他可以搬运多少加款的货量,怎么提高生产率而不会降低安全,最后一个B如果在刚才前三个SAP都有办法达到,第四个项目自然会发生的。
      何源:
      我觉得这个概念非常好,下面由于时间的关系,我们进入最后一个话题的探讨,从化工产业变革看化工物流的发展,这个话题首先非常的开放,由于时间关系可能只能选两位嘉宾进行分享,我还是先请赵总,因为赵总是国际性公司的巨头。
      赵宏斌:
      从一带一路中欧班列来说,现在一带一路上面铁路建设非常多,速度也非常快,欧洲到上海如果水陆要四五十天,公路15、16天就到了,谁可以想到五六年前第一个班列重庆到欧洲开的时候,我们都不看好,因为化工行业来说送不起,但是五六年之后铺天盖地,当然跟国家的大众方针有关系,我想一带一路现在是一个不仅仅是中国,也是国际性的一个话题,我希望我们大家不管是甲方也好,乙方也好,产方也好,供应商方也好,都要关注这些话题,把这些这样的大趋势运用到日常工作中去。
      何源:
      谢谢赵总的分享,下面问一下高总,因为他们在美国做过很多应用,他谈这个话题也很合适。
      高裕峰:
      恭喜大家,我们在这个地方是中国的一个大家庭,因为最主要的是我发现现在在国际上中国可能算是发展最快而且最有潜力的地方,所以我们真的要把实力抓好,而且可以往世界上发展,我自己想到的部分是以一个点线面的方式构成,今天早上我们很多的嘉宾的演讲也提到目前中国大陆的确在化工物流链里面有很多需要加强的部分,因为我发现在每一个时候,我们要帮我们国际的客户进来中国大陆这边找化工的物流链的时候,大部分是以点的形式,不同的公司在不同的地方有据点,但是我们从来没有办法可以帮大家以一个线的方式连在一起,当我们在不同点上面有办法连成一个线的时候我们才可以讲到这个面。Rinchem也积极和不同公司开展课题和合作方半,有时候我们闭门造车自己做自己的,永远这个点很难发展,所以我鼓励大家多多参加这样的研讨会,也跟再多的其他朋友交换一些名片,我们有机会可以把我们的公司,把每一个公司发展出去,让大家可以互相的互助,这样我们一定可以走得出去的。
      何源:
      谢谢高总的分享,我再做一个总结,高总的发言给我的感觉是路漫漫其修远兮,谢谢大家。
     

巴西娱乐_巴西娱乐官网版权所有!